案例分析  

    何彩英等诉唐建江、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公司、程勇、程彦洗、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元中心支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绵阳中心支公司交通肇事案

    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2010)游民再字第1号判决书
    交通肇事案
    公诉机关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何彩英,女,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59年3月15日,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妻。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利容,女,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81年9月26日,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女。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渡海,男,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76年10月27日,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女婿。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玲玲,女,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85年4月2日,农民,住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女。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雯雯,女,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89年11月30日,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女。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蒋兰枝,女,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36年9月22日,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杨玉奎之母。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杨东海,男,汉族,剑阁县人,生于1956年10月14日,系剑阁县迎高水库管理站工作人员,住四川省剑阁县迎水乡燕子村4组。系本案被害人。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唐建江,男,生于1959年11月22日,汉族,黑龙江省宝清县人,驾驶员,住涪城区文昌路B幢6单元6楼1号。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公司(原审时公司注册为广元市万通货运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广元市利州东路三段。
    法定代表人王淑华,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屈明月,该公司职工。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程勇,男,汉族,生于1970年4月1日,四川省剑阁县人,驾驶员,住剑阁县迎水乡迎水村。
委托代理人陈晓斌,男,汉族,生于1966年5月23日,住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魏城镇郑家沟村六组。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程彦洗,男,汉族,生于1965年11月22日,四川省剑阁县人,住剑阁县迎水乡迎水村4组。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元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元市利州经济开发区北京路西段8号9楼。
    法定代表人余晓波,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杜洪波,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绵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绵阳市临园路西段53号地税大楼2楼。
    负责人贾玲,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杰,该公司职员。
一审
审判机关: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许仁祥;审判员:邓泽坤、李方林。
审结时间:2010年9月20日。
    再审诉辩主张:在再审期间,原审被告程勇认为,死者杨玉奎和伤者杨东海均系川H05848号车辆第三者,其民事赔偿责任划分,首先应由川H05848号机动车之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承保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元中心支公司,在川H05848号机动车之交通事故各项责任限额内承担法定无过错完全替代赔偿保险金责任,即赔偿强制保险金120000元,从本案总的赔偿费用342161元中减去强制保险金120000元,其中超过强制保险责任限额222161元,再按确定的责任比例70%和30%进行二次责任划分,即本案民事被告人唐建江应承担155512.70元(222161元×70%),民事被告程勇应承担66648.30元(222161元×30%),但原审判决未从总的赔偿款中减去交强险12万元,就按总的赔偿款划分了赔偿责任,从而导致被告程勇多承担了赔偿金额36000元。
    再审事实和证据:再审审理查明:在再审庭审中,原审民事诉讼当事人双方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所确定的各项损失费用即:杨玉奎死亡的各项损失费用为249890.29元(其中:死亡赔偿金11098元/年×20年=221960元、被扶养人蒋兰枝的生活费8年×2747元/年÷4人/子女=5494元,丧葬费10656元、住宿费280元、车船费821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200元、抢救治疗费9479.29元),杨东海受伤的各项损失费用92270.71元(医疗费14782.71元、误工费6000元、护理费68天×40元/天=680元、残疾赔偿金20年×11098元×30%=66588元、鉴定费500元),本案共计赔偿各项损失费342161元,均未提出异议。
    还查明:事故发生后原审被告唐建江和原审被告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向原审原告何彩英、杨利容、杨玲玲、杨雯雯、蒋兰枝等支付人民币19479.29元,原审被告唐建江向其支付人民币500元,并向原审原告杨东海支付人民币7782.71元,原审民事诉讼被告程勇向原审原告杨东海支付人民币7000元。
    再查明: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元中心支公司投保的车辆为川H05848号重型罐式货车(原审认定该车牌号为川H05845号重型罐式货车属笔误)。原审被告广元市万通货运有限公司于2009年1月5日变更为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责任公司。
    再审判案理由: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第一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即第一项,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之规定,原审被告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公司所雇的驾驶员唐建江驾驶川H05848号重型罐式货车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第(三)项:“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管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除应当遵守第五十一条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外,还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三)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先行”的规定;原审被告程勇驾驶购买原审被告程彦洗的车辆川B36209号轻型特殊结构货车车速过快,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二款:“夜间行驶或者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以及遇有沙尘、冰雹、雨、雪、雾、结冰等气象条件时,应当降低行驶速度”之规定,致原审被告程勇车上的搭乘人杨玉奎、杨东海受伤,杨玉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根据绵阳市交警直属三大队的事故责任书认定原审被告唐建江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审被告程勇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根据本案事实,本案原审被告唐建江应就事故承担70%的责任,原审被告程勇应就事故承担30%的责任;由于原审被告唐建江系民事被告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公司所雇请的驾驶员,依据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至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本案原审被告人唐建江与其民事诉讼被告广元市万通物流有限公司应当就唐建江所应负的民事责任承担连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他字第32号关于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原车主是否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复函认为“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因车辆已交付,原车主既不能支配该车的运营,也不能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得利益,故原车主不应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川H05848号车辆在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元市中心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保险。虽然原审被告程勇购买原审被告程彦洗的车辆虽未过户,但事实上该车已属原审被告程勇所有,因此风险亦随所有权转移而转移,所以被告程彦洗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该车在肇事中造成损失的连带赔偿责任。但其投保车辆应当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一款:“被保险人之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和其第五条“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原审赔偿权利人何彩英之亲属杨玉奎在交通事故中死亡,和原审原告杨东海在其事故中受伤,均不系川B36209号本车人员,虽然该车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绵阳中心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根据其规定该公司在本案中不在交强险赔偿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川H05848号车辆和川B36209号车辆分别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广元中心支公司和其绵阳中心支公司购买了第三者责任险,其保险属合同之诉,而本案系侵权之诉,虽不能合并审理,但可另案起诉。在原审案件中杨渡海以赔偿权利人之主体提起诉讼,但根据杨渡海到杨玉奎家落户时,以年满23周岁,虽与杨玉奎形成将女报儿的父子关系,但事实上未与受害人杨玉奎形成抚养关系,按民间习俗杨渡海系其杨玉奎之上门女婿,在本案不系直接的赔偿权利人,故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根据《中国保监会关于调整交强险责任限额的公告》之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责任的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人民币,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人民币,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人民币。
    再审定案结论:赔偿项目及金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
    解说:本案提起再审的关键就在于如何理解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原审对于被告人的交通事故的承担是按照原司法实践中的惯常做法,即先将受害方损失部分,按被告人应承担的事故责任比例70%和30%分摊后,再由其各自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向其进行赔付。而该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即第一项,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因此,在再审中我们认为应当先从总的赔偿费用中减去交强险的保险金12万元之后,再对超过强制保险限额的部分按确定的责任比例70%和30%进行二次责任划分。
按照这两种判法,所产生的后果当然会有所不同。若按第一种判法执行,就会导致被告人多承担费用,如被告人程勇要多承担赔偿金额36000元。交强险的制定就是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分担责任风险,对受害方加大保护。因此第一种判法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设定交强险的初衷不符。故按照第二种判法才更能体现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关于交强险的立法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