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杂谈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车辆蜿蜒的乡间的小路。
    循着人声热闹处走去,问了问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人群立即安静下来,随即人们面面相觑,四下里散开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死掉了”。总算是一个穿着巡逻制服的人,给我们粗粗指了一下路。
    村落里的道路七拐八弯,这样闭塞古老的一个村庄,几乎只剩下一些年老体弱的人了,村民们眼中有出息的年轻人都在城里安家落户了,青壮年们也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很多人家都大门紧闭,门把上也落满了灰尘,像是常年都没有人居住了。已经是做午饭的时间了,有些屋顶飘起了淡淡的青烟,和着初冬寒冷的蒙蒙细雨,说不出的萧瑟。
    我们要找的人家,在离村道不远处,绕过一块不规则的水泥场院,再沿着一条泥路往前走,地上随处可见枯黄的树叶、散落的菜叶,小心翼翼地走着。习惯性地在门外大声询问,里面一个妇人有气无力地回应。过了好半天,才有人从里面开门。原本是来调查的,但是当问到被调查人时,妇人开始落泪——印证了刚才所听是真切的。于是不忍心再直白地询问,只能试探性地,等待她的回答。短短的交谈,出门后又听到他人的议论,我拼凑出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年轻的儿子,在疾病折磨下去世,留下了一双年近花甲的老父母。儿子去世后,留给父母的是无尽的思念。但是儿子在世时,带给父母的是无尽的烦恼。年纪轻轻,就因“犯事”被关进看守所。他走得太匆忙,都没有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真实的、善良的、温暖的一面;他走得太匆忙,都没有好好看看父母,操劳的、期待的、失望的身影;他走得太匆忙,更没有来得及留下一点给世人感念的痕迹。
    来去匆匆的脚步,终将慢慢消逝。但是行走着的人们,请您偶尔驻足,静静地,欣赏陪伴您身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