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杂谈  
    每当你听到我们的国歌在赛场上奏响或仰望那迎风飘动的五星红旗,你是否会心血澎湃;当你身着黑色的法袍、敲响金色的法槌,你是否感受到自豪、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是的,当你选择了法官这个职业,就是做好了用一辈子青春守护正义的准备。     很多人在青春年华里就谱写出了灿烂的人生。宋朝的辛弃疾年仅21岁就领兵抗金,写出“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名句;鲁迅先生21岁东渡日本,立下了“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豪迈誓言;我们敬爱的周总理19岁就写下了“大江歌罢掉头东”这样气壮山河的诗句……他们是华夏的铁骨精魂,是无数人心中的楷模。岁月的长河悠悠流淌,榜样的精神代代相传,在新时代,又涌现了一位又一位优秀的法院人。宋鱼水、陈燕萍、文惠新等用自己孜孜不倦的司法实践和青春守护着法律的天平,向人们昭示了法官是公正的化身,是守护正义的天使。
    是的,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人,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从事的平凡工作,却时时让我们感动不已。我们法院的王生强庭长就是其中这样一个让人感动的人。他从1993年到法院工作至今,扎根基层法庭,先后在八桂、定安法庭工作十余年。他大部分时间在法庭辖区各乡镇,在送达文书、调解、开庭、制作文书这样枯燥的工作流程中辗转,用自己普通的工作诠释、践行着人民法官为人民的服务信条。2008年底,大学刚毕业到定安法庭工作不久,我就跟王庭长办过这么一个案子,至今记忆犹新。女方是原告,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起诉离婚。审查案子的时候,王庭长认真询问了案件情况,了解到双方感情不合的真正原因是,多年来,被告好吃懒做,烂喝烂赌,没有进取心,挫伤了夫妻感情而已,没有达到破裂的地步。在立案前,我们传双方当事人到法庭调解。双方一见面就又大吵起来,拳脚相向。说实在的,被告长的很不争气,头发蓬乱,穿的一身破烂,一看上去就是一个像原告所说的好吃懒做,对家庭不负责的人。当时,我自己暗想,难怪女方死赖都想离婚,跟这种人生活简直就是活受罪,也以为庭长会很快给他们调解离婚的事宜。但素有判决风格的庭长却没有快速调离,而是跟他们聊起了家常,把家庭和法律常识细细的讲给双方当事人。但不管我们如何努力做思想工作,双方还是无止境的争吵和埋怨,没有退让和商量的余地,女方坚持离婚,男方死赖不离,更甚者,双方都不愿带小孩。在调解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情况下,原、被告双方愤愤的扬长而去,扔下一个一岁半的小女孩子在法庭哇哇大哭。突如其来的境况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最后,还是经验丰富的王庭长立即联系了当地派出所和村干,当晚一起把小孩送到原、被告的亲戚家中,并交代亲戚们好好做原被告的思想工作。
    第二天,原被告双方早早就来到了法庭。他们真诚的向王庭长致歉道谢,并表示双方愿意和好,不在闹离婚了。被告也表示,将改掉自己的恶习,诚心做人,养家糊口。一个原本我以为破败多年就该分离的家庭最后却一夜间奇迹的和好。我想,也许正是庭长孜孜不倦的精神感染了他们。案后,庭长语重心长的说:“我们不仅要挽救了一对夫妻,挽救了一个家庭,更要挽救了一个幼小的心灵。”让我感动不已。
    一个普通的案件,折射出了一个基层普通法官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博大的爱心。在乡镇法庭,每天都会重复着这些最普通不过的调解和庭审,但我们却没有听到他们一丝的怨言。是啊,用自己的青春默默的守着法庭,十几年如一日,不言苦寂,那是奋战在司法最前线中众多人民法官的真实写照。
    他们平凡得像一滴水,却踏实得像一座山,他们用自己的司法实践在老百姓的心中铸就一座又一座不朽的丰碑。他们对天平的正义爱得深沉,所以甘愿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复一年的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审判职业。